欢迎访问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丁香2号书院

书院信箱   |   西电导航   |   办事指南   |   English

丁香心语

品悦丁香·悦读者 | 迟子建散文:寒冷与温暖的融合

发布时间:2020-05-21 浏览:

本期推荐书目:迟子建散文集
作者:迟子建
推荐:外国语学院林蓉老师

 

同学们,品悦丁香·悦读者节目又和大家见面了!

 

   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,是启迪智慧、驱逐蒙昧、开阔眼界的火种。
    一本好书,或清风徐来,或波澜壮阔,或曲径通幽,或回味无穷。
    读书能涵养气质、丰富精神、提升境界,读一本好书,就是在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。
 

接下来让我们跟着林蓉老师开始今天的悦读之旅~

读迟子建的时候,我总是看到莹莹白雪绿色的草莽和一星扑朔迷离的殷红。无论她是写童年还是今日的都市,这几种颜色总是像雾岚一般缠绕在字里行间。我想,那白色该是她对写作与人生的坦诚和执著。我想,那绿色该是她对大自然刻骨铭心的爱戴与敬畏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——毕淑敏《迟子建印象》

    凭借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获得第七届“茅盾文学奖”的东北作家迟子建,以小说创作步入文坛,学术界对她的小说进行了很多深入研究。然而,我们也不能忽视迟子建艺术世界中的重要组成部分——散文。她的散文没有大起大落,没有大悲大喜,却处处可见哀愁、悲悯与温情,我将其散文风格概括为:寒冷与温暖的融合

   其一,迟子建的散文中,寒冷的景也孕育着温暖。
   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里说:“故能写真景物、真感情者,谓之有境界”,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, 朱光潜先生说过:“情绪的性质一部分由人的素质决定,另一部分由产生这种情绪的环境决定。”无论是研究诗歌还是散文,我们总无法跳过意象的解读,因为意象是载体,寄托了作者情思。迟子建就是一位非常善于在散文中运用意象的作家,山川河流、草木花卉,这些多彩意象在她的精神家园里熠熠生辉。有研究者对其散文中的意象进行了统计,发现迟子建善于通过风格一致的意象来表达情感,其中“雪”出现次数最多。

谈到“雪”,我们会联想到“白茫茫一片真干净”,想到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拥蓝关马不前”,“商山风雪壮,游子衣裳单”,“雪”常常与“寒冷”、“哀愁”相关。现当代,以雪为主题的散文并不罕见,但像迟子建这样钟情于雪的作家却不多,雪对她来说不仅是偶尔相逢的天气,也是生活中的元素,落在眼前、包裹回忆、浸入思想。在迟子建文章中,雪既是寒冷的,又是纯粹的、充满温情的,对雪内在精神的刻画渗透着她心底的精神追求。

 

    在《泥泞》中,她突出了雪美丽与丑陋的两重性,热情而理性地表达了对雪的热爱,更表达了对浑然天成的泥泞的热爱;

 





“为此,我们真应该感谢雪,它诞生了寂静、单纯、一览无余的美,

也诞生了肮脏、使人警醒给人力量的泥泞。因此它是举世无双的。”




 

 

 

    在《寒冷也是一种温暖》中,她表达了对故乡飞雪的思念,雪于她而言是一种温暖,因为故乡寒冬飞雪万木凋零是她怀念的美景,也使她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;



   




“我喜欢故乡四季分明的气候,想念寒冷。

他们一定在想:寒冷有什么好想念的?

而他们又怎能知道,寒冷也是一种温暖啊!”








    《我的世界下雪了》中,雪是作者爱人离去后忧伤寒冷的世界,却又是抚慰着孤独者灵魂的纯粹精灵;
    “三个月后,爱人别我而去,那年的冬天再回到故乡时,走在白雪茫茫的堤坝上的,就只是我一人了。那时我恍然明白,那天我为何会流泪,因为天与地都在暗示我,那美好的情感将别你而去,你将被这亘古的苍凉永远环绕着!”
    “我独自来到了一个白雪纷飞的地方,到处是房屋,但道路上一个行人也看不见。有的只是空中漫卷的雪花。雪花拍打我的脸,那么的凉爽,那么的滋润,那么的亲切。”
    “冬天到来的时候,园田就被白雪覆盖了。”(《暮色中的炊烟》)、“天地间没有回答。有的只是大雪、黄昏和微风。”(《为爱告别》)、“最惧怕春风的,莫过于积雪了”(《哑巴与春天》)……雪在迟子建的散文中出现得如此频繁,它是构成迟子建散文“伤怀之美”风格的元素,是寒冷与温暖融合的象征。

    传统意义上寒冷的意象对于迟子建来说或许是纯美温暖的存在。以“月”为例,在中国古典诗词中,“月”常常是苍凉陈旧的: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,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”,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”。但在迟子建眼中,月带给了她平静与安详。这在《我的世界下雪了》一文中有很好的体现:
   “无论冬夏,如果月色撩人,我会关掉卧室的灯,将窗帘拉开,躺在床上赏月。月光透过窗棂漫进屋子,将床照得泛出暖融融的白光,沐浴着月光的我就有在云中漫步的曼妙的感觉。”
   “所幸青山和流水仍在,河柳与青杨仍在,明月也仍在,我的目光和心灵都有可栖息的地方,我的笔也有最动情的触点。”

   其二,读来渐生寒意的话题也以温情的方式书写。
   我很少看关于生死话题的讨论,因为谈到死亡,笔调总是阴森肃穆。迟子建的作品中有大量对于死亡的叙述,但在她的作品中我感受到的不是死亡的悲痛与绝望,反而是生的温暖。我对《红绿灯下》这篇文章印象很深,十字街口,红绿灯下,很可能成为生与死的分界,行人唯有脚踏实地、谨慎慢行,才会安然无恙。
   “爱人离去后,我身边没了陪伴的人,可是路还是要走下去的。我曾在十字街头为他焚烧纸钱,都说那是灵魂聚集的地方。再经过那样的路口时,我感觉有无数的灵魂在幽幽地歌唱。远远地看到绿灯要变幻了,我便会放慢脚步,在路边静心等待;人们蜂拥着闯红灯时,我也会原地不动,气定神凝地候着。红绿灯下那些步履匆匆、神色慌张的路人,在我眼里是那么的可怜可笑。”
   人生不能一味往前赶,要给自己多亮几盏红灯,张弛有道、疾徐有致。亮起情感的红灯,提醒自己陪伴家人;亮起事业的红灯,提醒自己闲适生活。在《死亡的气息》中她写道:“寿将正寝的人的葬礼同节日一样给人以亲切、轻松之感,所以我最初领略到的死亡是有诗意色彩的。”作者将原本可怕的死亡写得如此温暖,就是在告诉读者生活的路是要继续走的,花开花落自有时,一切都应顺应自然,我们能做的就是让生命的花朵绽放得美丽。

    王开岭在《古典之殇》的序中写:“大自然身负重伤,古老的秩序和天然逻辑被破坏,乃现代化之最大恶果。它冒犯的不仅是神性,损害的不仅是生态和资源,更有精神美学和心灵家园。”工业革命带来了社会生产力的解放,也给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带来了直接威胁。人们无节制地从大自然攫取资源,排放的污染物越来越多,这导致资源耗竭、环境污染愈发严重,人的精神也愈发贫瘠空虚。出生于我国极北之地漠河的迟子建,对大自然有着强烈的热爱,她也借助文字对工业文明进行了反思和质疑。她说:“其实我在作品中对大自然并不是‘纵情地讴歌赞美’,相反,我往往把它处理成一种挽歌,因为大自然带给人的伤感,同它带给人的力量一样多。”在《祭奠鱼群》中她对现代文明造成的环境恶化和生物枯竭的现状表示强烈的痛惜:我们真该对着苍茫的江面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大哭一场,让泪水滴进江水里,像珍珠一样滚到鱼群中间,乞求它们的原谅。”她不仅关注自己和身边的亲友,也为整个人类的生存环境担忧,这既体现了一个作家的社会责任感,也体现了其悲天悯人的情怀。
    带着对当代生态危机的审视,迟子建用温暖的人文情怀滋润着都市人麻木干涸的心灵。她创作了一系列生态意识浓厚的散文,用温情的笔调描述了一个“宜居”世界,构建出一片“生态净土”,提倡在皈依自然中寻求心灵的栖息之地。在北海道泡温泉时,“我呼吸着新鲜潮湿而浸满寒意的空气,感受到了空前的空灵”;大病初愈后,“没有谁来打扰我,陪伴我舞蹈的,除了如临仙界的音乐,便是江水、云霓、月亮和无边无际的风了”;爱人离去后,“我仍然喜欢在黄昏时漫步,喜欢看水中的落日,喜欢看风中的落叶,喜欢看雪中的山峦”。

    迟子建写人物时,更多地关注普通民众、底层人民,揭示他们生存的悲剧性。但她的作品更多地表现的是这些民众在困境中追求个体幸福,实现对苦难的精神超越,从而淡化了悲剧色彩,将寒冷与温暖交融。在《暮色中的炊烟》中作者写了一个嫁给中国人的俄罗斯老太太。北极村人因政治原因忌讳与老太太来往,却通过她家的烟囱关心她的生活;她冷静沉默,却有一颗热爱生活、热情奔放的心;她境遇悲苦却生活得有滋有味。一冷一暖传递着人们最朴素动人的情感。迟子建的散文还有许多值得深入研究的地方,她作品中表达的两性观,她对社会特殊群体的关注,她的生活美学等等,在这里不多赘述,期待同学们去阅读和探索。

写在最后的话
   初读迟子建是因为中学时期语文试卷上的一篇篇节选,后来慢慢喜欢上她的散文,很多文章一读再读。若问她的作品带给我什么影响,我也无法说清。或许是即使任务繁重,雨打窗台时也不会“百忧如草雨中生”,而是“竹斋眠听雨,梦里长青苔”;或许是我更多地将发现美的眼睛投向“白菜青盐糙米饭,瓦壶天水菊花茶”;或许是身处任何环境都能体会“山水有清音”……